情到浓时是自杀,何处寄芳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站长随笔

谨以此文纪念十年前随风飘逝的一缕芳魂。

10年前,2001年3月,一位美丽的姑娘以极其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时年18岁,一缕芳魂随风飘散,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:柳柳

柳柳个子不高,一头长发经常披散在肩上,微风一吹纷纷扰扰分外妖娆。柳柳很爱笑,爱打羽毛球,夕阳下经常能看到她挥舞球拍的身影、听到她爽朗的笑声。柳柳上学不多但很能干,一个人操持一间不大的便利店,经营的红红火火、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谁也没有料到这样一位花季少女会走上那样一条不归之路。那个下午,我在一家裁缝店外碰见柳柳,她准备买一条新牛仔裤,可惜裁缝店没有,转身跟我打了个招呼,转身便走了,那时,是下午7点。两个小时后我在楼上洗澡,刚抹上浴液便听见楼下大婶大呼小叫说柳柳死了,那时,是晚上9点30分。

我努力的摇摇头,脑袋一片空白,刚刚柳柳不是好好的嘛,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!迅速穿上衣服下楼便看见一群人抬着一个人往医院送,我冲上去,那个人果然是柳柳,脸色发黑衣衫不整,旁人告诉我柳柳喝了敌敌畏,两瓶!

该 洗的洗了该灌的灌了,没用,柳柳依然死了,毫无悬念。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喝下两瓶敌敌畏的柳柳挣扎的走(爬)到了那个把她的肚子搞大却又要和别的女人 结婚的那个男人的家门前,可是那个男人不在家,只有胆小的母亲独自在家。柳柳痛苦的倒在那个她努力想要嫁入的家门口呻吟着,北风呼号,那个懦弱的母亲竟然 吓的不敢开门。时间就就这么一分一秒流逝着,生命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消逝着,那么的无奈。直到柳柳被路过的路人发现送往医院抢救,那个柳柳为之付出生命的男 人始终没有出现。

我不知道柳柳临死前在想些什么,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在知道了柳柳的死亡后心里会想些什么,脸上会有什么表情,痛苦?悔恨?这一切,柳柳都不会知道了。

柳 柳出殡的那天,天气很好,按照当地风俗,没有火化。化妆后的柳柳被装入临时买来的棺椁里。我走上前和柳柳做最后的送别,柳柳的脸色很白,但却掩不住毒药所 透发出来的黑色,鼻孔里塞了两朵棉花,防止黑血再次流出弄花了那张曾经纯真美丽的脸庞,柳柳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里面,很安详。盖上棺盖,七里八乡的小伙子们 抬起了棺椁,向柳柳的安葬地进发。没有人披麻戴孝,连鞭炮也只放了三两挂,只有柳柳父母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撕扯着我那颗脆弱而敏感的心。我抬起头,向着 天空上的那朵白云轻轻的说了声:柳柳,一路走好!

柳柳被安葬在一条小河边的河滩上。没事了,我总会到那里转转,看着那用石头垒起来的的坟 头,孤零零的,那里面,住着一位美丽的姑娘,一位为爱而折翼的天使。几个月后,我离开了那个不太热闹的地方,临走之前,我最后一次去看望柳柳。只几个月, 柳柳的坟头便长起了一片小草,绿茵茵的,生机盎然。小河静静的从坟前流过,远处传来几声小鸟的歌声,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。我在心里的默默跟柳柳道了个别, 转身离开。

后来,听那里的人说,那条河曾经发过一次大水。我有点担心柳柳的坟茔是否已被冲毁,是否已是尸骨无存。

再后来,没有后来了。许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纷纷离我们远去,可是生活依然在继续,类似的悲剧依旧在交替上演。生活,是最好的导演。

我无意指责谁,只是记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,仅此而已。

2010年11月23日凌晨两点

拒绝转载,谢谢合作!

注:这是三年前发表在aunsen.com上的最后一篇文章,我的站长之路也就在那之后戛然而止。如今新开了这个网站,就想着把以前的一些现在还能在网络上找到的文章记录到这里,也算是一种寄托。

weinxin
阳光盒子微信公众号
拿起你的手机打开微信扫一扫,欢迎添加阳光盒子微信公众号
aunse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